《当代美术家》(中国美术家网会员主页)
杂志首页 | 期刊 | 艺术家 | 本刊专访 | 人物报道 | 艺术高端 | 经典作品 | 艺术观察 | 期刊资讯 | 联系我们

        献给大众的艺术

          人们是热爱艺术的,不论年龄,不论是否有艺术背景——从去年底到今年初,“Dior与中国艺术家”的展览,在北京798尤伦斯当代艺术馆接待了数万名普通观众参观。在此不久前,5位中国当代艺术家——岳敏君周春芽刘野、周铁海、金钕画作中的形象走下画布,变身为玩具公仔,玩具形象选取了5位艺术家最为人熟悉的代表作,岳敏君的“笑脸”、周春芽的“绿狗”、刘野的“卡通人”、周铁海的“骆驼”以及金钕的“美人鱼”,限量100套公开发售,每套(5个)11万元人民币相对来说的亲和价格令它们被迅即抢订一空。日本“新波普”艺术的领导者村上隆,他的作品价格昂贵,让很多人虽然喜欢,但是无法拥有,可自从他与某奢侈箱包品牌联手,不仅名声大振并创下了上亿美元的利润......

            当代艺术正在打破给大众的印象——昂贵、沉重、难以理解、疏远,它似乎以一种前所未有的亲近姿态,日益介入大众的生活,并形成潮流。正是时尚创造了一个亲和的语境,让大众也可以理解、喜欢,正如村上隆曾说,“手袋和玩具不过是将艺术带入每个人生活中的另一种方式罢了……艺术不一定要在画廊里才有,它也不一定要价值连城,甚至不一定优秀。但它要有娱乐性,要触手可及……”


            怎样让艺术进入生活?如何让艺术触手可及?如何拉近艺术与大众的距离?我们并不需要羡慕那些从小可以每天浸泡在卢浮宫里培养艺术细胞的法国人,也毋庸指责时尚的附庸风雅和唯利是图,贬斥它总是借用艺术的名义拓展市场贩卖时尚,换个角度想,时尚化,正是时尚界和艺术家联手献给大众的艺术。


            当代艺术家岳敏君周春芽刘野、周铁海、金钕画作中的形象被做成了立体的玩具公仔,据说这种做法代表着艺术走近大众,但玩具公仔11万人民币的价格,却足够让真正的“大众”望而却步。


            5位中国当代艺术家—岳敏君周春芽刘野、周铁海、金钕—画作中的形象走下画布,变身成了立体的玩具公仔,限量100套公开发售,每套作品都附有艺术家亲笔签名的保证书及编号。展览的名字叫“Art For The Masses”—艺术为大众,但每套(5个)11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却足够让“大众”望而却步。


            玩具形象选取了5位艺术家最为人熟悉的代表作和代表形象,岳敏君的“笑脸”、周春芽的“绿狗”、刘野的“卡通人”、周铁海的“骆驼”以及金钕的“美人鱼”。据这次合作的促成者、艺术顾问吕彬彬介绍,这次合作由5位中国当代艺术家参与,《P Paper》的创办人包益民负责设计,还邀请了美国着名涂鸦艺术家和玩具设计人Kaws参与其中一款的设计,是“世界首创”的一次跨界合作。


            5位艺术家并没亲身参与玩具从2D转化到3D的过程,而是由包益民旗下的PP Group设计公司成立的“Art Toys”团队负责具体的工作。在挑选好合适的艺术家原作后,设计师们开始着手设计玩具的三维模型。立体的作品需要更多顾及实际效果,所以最终的玩具公仔的外观与原作并不完全相同,甚至出入很大,比如周春芽笔触狂野的油画就转化成了一只端正的植绒绿狗,而周铁海的“骆驼”则比原作中的更加纤细。


            吕彬彬说:“从画布到三维是一个相当难的过程。为了要让公仔生动有趣、线条流畅,并有一条线索贯穿,我们反反复复地对设计稿进行修改,推敲细节,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这5个一套的作品有一条共同的线索,就是都带有金色元素,每个玩具的不同部位都有金色。


            5件作品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岳敏君的“笑脸人”。岳敏君一直在作品中使用笑脸人的形象,随着艺术家的名气越来越大,这个形象的公众识别度也越来越高。这件作品还因为美国着名涂鸦艺人Kaws的参与而变得更有看点。Kaws是美国街头涂鸦传奇式的人物,也是潮流玩具界最红的设计师,每当他有新作发布,总会带来一股疯狂的抢购热潮。


            Kaws欣然接受了这个与中国艺术家合作制作玩具公仔的邀请,最终的效果也令人满意。骷髅头,眼、手和脚上的“XX”标志,还有那对夸张的耳朵,是Kaws作品的经典特征,这些特征也被用到了与岳敏君合作的这款玩具上。


            两位迥然不同的艺术家—一个来自中国,一个来自美国;一个从事架上油画和雕塑的创作、作品屡屡在美术馆展出,一个是把街头的广告牌当画板、从来不在画廊作展览—把各自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形象结合在一起,融合到一个玩具身上,这不能不说是一次非常有意思的“跨界合作”


            如今,一个概念已经悄悄进入我们的视野,那就是“ART TOYS”,说起它,可能大众首先想到的是村上隆创造的卡通形象。但与村上隆等一众日本新波普艺术家不同,“ART FOR THE MASSES”所合作的5位艺术家,皆是学院派出身的、严肃的当代艺术家。他们的作品中,虽具备现代性的反讽、绚丽的色彩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但与大众时尚和潮流文化间有着本质上的差异,往往只能在博物馆、画廊里被看到。所以,“ART FOR THE MASSES”这次的创意行为,在一定程度上拉近了严肃艺术与大众间的距离。


            面对近乎天文数字的售卖价格,被炒得越来越热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行情,人们不禁要问,这究竟是商业还是艺术?艺术变成远离大众的终极奢侈品,那幺艺术家的作品是不是只为有钱人而创作?策划人称这次创意行为意在探讨和尝试改变艺术与大众之间的关系,开拓别于传统的艺术收藏定义,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实际上,“ART TOYS在本质上是把当代艺术时尚化了”,创意总监包益民一语道破。售价一万美元的ART TOYS仍然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的,对于以“虚荣”为动力的时尚圈,ART TOYS才显示出了真正的魅力所在。


            艺术玩具,或者说玩具公仔、潮流玩具、设计师玩具、“Art Toy”……其实指的都是一种东西:一些由设计师、艺术家设计制作,尺寸由几厘米到几十厘米不等,由搪胶制成(偶尔也会出现木制和金属材质)的公仔玩具,主要面向青少年和成人消费者限量发售。


            国内第一本介绍潮流、艺术玩具的书《玩偶私囊》的作者李国庆介绍说,搪胶玩具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我们小时候玩的可以放在澡盆里的扁嘴鸭其实就是正宗搪胶制品。在1999年以前,搪胶是相对廉价、俗气的代名词。


            1999年,日本、美国的玩具业都不景气,所以给了香港玩具产业一个机会—当时在广告公司工作的Michael Lau,在香港艺术中心举办了一次个展,展览中,他将画作中一个街头风格的人物形象制作成6英寸的搪胶玩具,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同年,香港设计师Eric So也发布了24个时装李小龙的活动人偶。倣佛一夜之间,在香港乃至全球都掀起了一股搪胶人偶的潮流。之后,这股潮流在世界上延伸出两种类型,一种是欧美系的设计师、艺术家玩具,比如 Mark Ryden、Tim Biskup、Gary Baseman等人的作品;另一种则是日本以Be@rbrick为代表的潮流玩具。


            近年来,艺术玩具的市场越来越大,全球的爱好者也越来越多。玩具公司每年都会邀请艺术家、时装设计师、建筑设计师甚至是娱乐明星跨界设计玩具。岳敏君此前也曾与Be@rbrick合作,推出他手绘的一个“1000%Be@rbrick”玩具熊公仔,在拍卖会上拍出了120万元人民币的高价。


            具体到“Art For The Masses”,这是第一次中国艺术家的平面绘画作品被转化成玩具,而在此之前,村上隆、奈良美智等外国艺术家早已做过类似的尝试。


            2006年,村上隆曾与日本的玩具公司合作,推出过名为“Superflat Museum”的系列口香糖食玩(一种日本特有的销售方式,商家为了更多的吸引小孩子的注意,会在一个盒子里同时放入零食和玩具),在日本的便利店里发售。这个系列里的玩具都由专门的雕塑家设计制作,其中既有村上隆早年雕塑作品的复刻版本,比如着名的“Miss Ko2”,又有根据他新画作里的卡通形象制作的小玩偶。每盒食玩里,除了有一个高10厘米左右的玩具公仔,还有一份保证质量的认证证书、一本介绍这些玩具是根据村上隆哪些作品制作的小册子、一篇村上隆的专访以及—口香糖。


            2007年,奈良美智同样与一家日本公司合作,根据他早期的一幅插画作品,推出了高30厘米、名为“Sleepless Night”的玩具公仔,限量300个,附有奈良的亲笔签名和认证证书,售价1000美元。半年后,这件玩具出现在巴黎苏富比的拍卖会上,成交价近2万美元。


            与奈良的作品相比,村上隆的食玩在体量上比较小,售价更低,发售量更大。村上隆认为这些玩具同时也是艺术品,虽然跟他大型的艺术作品相比,这些玩具所面对的消费群体不同,但说到底还是同一种美学形式,“而且我很高兴这些消费群体能够融为一体”。


            街头文化、大众文化在商业化的刺激下蓬勃发展,让新一代年轻人把Kaws、村上隆们奉若神明,不论传统艺术界人士怎么皱眉,这些鲜艷美丽的玩具、涂鸦已成为年轻人心目中的艺术品。2006年,村上隆写了一本名叫《艺术创业论》的书,那时他已经因为与路易威登的合作而声名大振,名媛们需要在LV店中注册排队,才能买到他设计的“樱桃包”。在书中他大胆宣称,艺术对自己来说是一种赚钱手段,若想让这艺术“事业”成功,既要舍得投入成本,又要拥有具有国际视野的宣传策略。


            村上隆说,玩具不过是将艺术带入每个人生活中的另一种方式罢了:“艺术不一定要在画廊里才有,它也不一定要价值连城,甚至不一定优秀。但它要有娱乐性,要触手可及。”


            “Art for the Masses”所做的,也正是要让艺术“触手可及”。创意总监包益民多年来从事创意产业的经营,被问到为什么会做“Art for the Masses”时,他说他喜欢玩具公仔,但一般的玩具能够提供的内涵和服务都太简单;他也热爱当代艺术,但当代艺术与大众的关系又非常疏远,所以他想到把这二者结合起来,让艺术品大众化,“Art for the Masses”的这5件作品跟一般的玩具有距离,又比纯艺术品便宜。包益民说:“我认为,一切都要时尚化。”他认为自己正在做的,是把艺术家的作品时尚化,“时尚是一种有效的销售行为,我的原则是,LV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艺术家推荐
      彦子八毛
      申少君
      王永亮
      林容生
      孙嘉成
      俞晓夫
      本刊专访
      ·【陈龙秋】访马来西亚华人画家陈龙秋
      ·【郭晓彦 & 舒群】关于“八五美术运动...
      ·【夏季风】夏季风:中国当代艺...
      ·【黄效融】在现实的“世纪”与...
      ·【乌利·郗克】谁在拥有中国当代艺术
      ·【李国胜】走国际化路线:中国...
      ·【殷双喜】殷双喜:以心接物
      ·【鲁红】碰撞与融会:你西我东
      ·【刘淳】刘淳:批评声音与关注视角
      期刊资讯
      ·“批评”之病
      ·美术批评谁失语?
      ·杰西卡·布朗森另一种声音:
      ·中国女权运动与女性主义艺术发展历程
      ·谁在影响艺术史?
      ·献给大众的艺术
      ·中国当代艺术有自身的价值尺度吗?
      ·后殖民主义批评与民族主义批评的区别:答河清
      ·艺术和图像:谁影响了谁?
      友情链接
      合作媒体
        新浪网 美讯网 中国美术馆 艺术眼 艺术经理人 北方教育 雅昌艺术网
      • 电话: 邮箱: QQ :
      • 地址:
      Processed in 0.555(s)   35 queries